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灯火阑珊处

艰难路途我已走过,淡雅心态极尽洒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姓氏 《原创》  

2013-01-06 14:01:01|  分类: 记忆碎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昨天一位博友问我姓氏(可能是根据博客账号判定),让我想起一段很久的往事。我的母亲姓周,我自小就随母亲的姓,(这在人们传统的概念中或许有一定的原因)还在我很小的时候,别人不止一次好奇的问过我,你为什么随母亲的姓?由于年龄小,我说不知道为什么,也没有细想过,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也只是猜测,可能是因为父亲的缘故。 
    我的出生就是赶在“反右”的年代,那时候,右派是一个很敏感的字眼,这顶右派的帽子虽然顶在父亲的头上,如同全家都笼罩在这个暗黑的阴影里,也许是父母亲商量好的,让我们都随母亲姓,是怕父亲的牵连?母亲经常告诫我们姊妹:“好好学习,出去少说话.少凑热闹”。所以,从那时起,我便养成了谦让、隐忍、低调的处事方式,有着极强的怜悯之心。那种孩童的放对我们来说是“不允许”的,看着同龄的小伙伴无忧无虑的玩耍嬉戏,真的好羡慕!
    虽然姓周,但是我们的血脉里流淌着父亲的血,这是任何人无法更改的、这种亲情是无法割舍的。姓氏却没有逃脱牵连。记得我在小学的时候,学习都是班里的前几名,无论学校什么劳动我都积极参加,不怕苦、不怕累,可我没有资格带上鲜艳的红领巾、参加红小兵。曾因为我能否上高中,文教局专门开了会研究,结论:母亲是教师,不能影响她的孩子上学。高中开学后的第三天我才如愿上了高中。
    在我下乡知青的时候,一拨拨知青离开了农村,我的前途未卜,整天在压抑、痛苦中度过。也有好心人劝我,等着吧!事情总会有转机的。由于一九七七年恢复高考,七八年父亲摘掉右派帽子我才离开了农村。
    后来,父亲平反后,我们曾经问过父亲,是否将姓氏改过来?父亲感慨的说:“二十多年了,改过来没有什么必要,姓氏只是一个代号”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那时有几十万的右派家庭、子女,忍受着精神的压抑、心灵的创伤,受到不公平的待遇,那童年的快乐;少年的幸福;青春的抱负;是永远改不过来了。

我的姓氏 《原创》 - 灯火阑珊 - 众里寻他千百度 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
 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7)| 评论(4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